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柾國】So Far Away 預告。

這個預告我在痞客邦放很久很久了😂😂😂😂但是在這兒沒放過
雖然是覺得、大概不會有多少人看
但是還是放上來好了
求勾搭啊😭😭😭😭😭😭想認識新朋友😭😭😭😭男飯女飯寫手畫手都來!就算都不是也可以😭😭😭😭

那麼以上。

   不是知道的嗎?

   我比任何人都還需要妳。

   那個時候,個子比他稍高一些、像男孩子一樣留著一頭短髮的她抓著因為迷路而感到慌張、默不作聲地流著眼淚的他的手,嘴裡叨叨唸唸著什麼他已經記不太清楚。

    她轉過頭,看他仍在哭泣,嘆了一口氣,然後蹲下身來將他摟進懷裡,用手不甚溫柔地抹去他自眼角溢出、還未滑落的淚水。

    “我們小國(Kookie),別哭了,嗯?”

    “別哭了。”

   見他終於停下哭泣,她露出笑容,拍了拍他的腦袋,“真乖。”

    “像我們小國(Kookie)這麼帥的男孩子,老是哭泣怎麼行呢?要笑笑的才好看啊。”

    …… ……

    她背對著他,一頭長直髮垂落至背脊,她穿著他喜愛的白素T和緊身長褲;因為T恤太過單薄而導致他能夠清楚地看見她所穿的內衣顏色;他發出嘆息,脫下身上的外套走近她後把外套罩上她的肩膀。

  「妳又這樣。」

     她嗯了一聲,反手抓住肩上的外套避免滑落至地上,她側頭瞟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後開口:「你今天沒有行程?」

  「提早結束了。」

    她輕輕點頭,頭髮隨著她的動作而跟著晃動起來,他張開手順了順她的頭髮,然後帶著小心翼翼的力道撫上她的腦袋。

    她沒有什麼過多的反抗,反而顯得過於溫順乖巧,垂了下眼睫毛,她揪住他的衣角,瀏海掩去了她的表情。

那不像她。

他記憶裡面的她,從不像這樣。

憂鬱、脆弱、敏感,彷彿籠中鳥一般,容易受到驚嚇,一點風吹草動就能夠她害怕不已。

她應該是那樣,大咧咧、開朗而活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都是笑著的,那樣才像她。

什麼時候變了他不知道,或許她自己也是不知道的。

  「……你知道嗎,醫生說他會死掉。」

   她的嗓音與平時無異,但他清楚地聽見了細微的顫抖,他頓下動作,一時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才好;直到她終於忍不住發出低泣,他才安撫似地將她抱在懷中。

  「……我會陪著妳,嗯?」

    不管發生什麼。

  …… ……

要用什麼樣的廠牌、什麼樣的相機、什麼樣的鏡頭、什麼樣的焦距───

    才能將妳眼裡的眷戀留住?

    其實田柾國知道,她從來就只把他當成弟弟。

     即使是被當成弟弟,但當她漸漸疏遠,他還是覺得不快。

    “即使有了男人又怎麼樣呢?難道就必須疏遠嗎?”

    面對這個問題,她只是微微一笑,用雙手揉著他的面頰。

    “小國(Kookie)以後就會知道了,現在先保持距離吧,嗯?”

    他看著她,帶著拗執的視線只是讓她臉上的微笑顯得更加無奈───最終他還是點點頭,答應了保持距離這件事。

    不管什麼事,他都不願讓她感到為難。

    …… ……

    回到釜山的家,看見爸爸媽媽和好不容易放假的哥哥,其實田柾國是高興的───但他卻還是覺得好像缺了什麼。

    當走過熟悉的小路、他總會想起那個總愛趴在他背上,和他討背的人。

    “妳很重啊。”

    即使如此,他還是認命地背起她,她的雙手搭在他肩上的感覺讓他有種莫名的歸屬感。

    “嫌我重?你知道我幾公斤嗎?”

    她呀了一聲,不滿地推了推他的背,他作勢要鬆手,得到她一句“你要是敢鬆手我以後就再也不理你”的話語,他無奈地笑了笑,將她往上背了一些。

    “45公斤啊,我都知道的。”

    “就算沒什麼肉,妳終究還是人好嗎?”

    …… ……

  「我已經不是孩子了。」

    田柾國將她整個人禁錮在自己懷中,他低頭看她,卻只看見了燈光打到低垂下來的纖長睫毛的陰影,他咬了咬嘴唇,用食指挑起她的下顎,強迫她對上自己的視線。

    她眼裡沒什麼情緒,那樣淡漠而忽視他的眼神只是莫名地讓田柾國更加惱火。

  「妳一定要這樣嗎?」

    她緩緩眨了一下眼睛,幾近墨色的瞳孔清楚地倒映出他的樣子───她分明看見了他,卻像是越過了他,看見了另一個人。

    他按下心中那股酸澀感,摀住她的眼。

    然後,吻上她的嘴角。

    在田柾國吻上她的同時,他清楚地聽見了一聲歎息。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