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親吻30題。上(透妳)


九、淺嚐即止安撫性的吻&二十三、酒醉的誘惑之吻。


專屬於戀人的來電鈴聲一響起,降谷零立刻放下了手中看到一半的文件,接起手機對著另一頭就是一頓帶著些許不耐煩的訓話: 「我說妳啊,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回家?現在都已經快12點了,以為明天不用上班就可以這麼胡鬧?交際應酬也該有個限度⋯⋯」

手機那頭沈默了一會兒,傳出略帶尷尬的男聲:「⋯⋯呃,請問這位先生您是前輩的男朋友嗎?」

降谷零揉了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無聲的嘆了口氣。

居然讓別的男人動她的手機也真是————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啊!接她回家之後得好好教訓一頓,真是的!

降谷零拿起車鑰匙,一邊換鞋一邊這麼說:「⋯ ⋯啊啊,是的。抱歉,認錯人了。我去接她吧,可能還得麻煩你再多照顧她十幾分鐘。」

與其說是醉、不如說是已經喝到茫掉了。

另一頭傳來戀人嚷著再來一杯的聲音讓降谷零更頭痛了,好在她的後輩想是看透降谷零的心思似的這麼承諾:「我會看著前輩不讓她繼續喝的。」

「麻煩了,謝謝。」

降谷零掛斷電話,朝著愛車走去。

十分鐘大概可以到吧,嗯,在遵守交通規則的情況下。




妳在車上醒來。

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看向駕駛座正在開車的人是誰———嗯,是降谷零。

妳鬆了口氣,但是同時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降谷零緊抿著嘴唇,像是在壓抑著什麼。

妳揉了揉眼,看著駕駛座陰沉著一張臉的降谷零,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見他絲毫沒有要理妳的意思,妳清了清喉嚨開口:「⋯⋯零⋯⋯你在生氣嗎?」

降谷零沒有甩開妳的手,但是卻也沒有因為妳的問話而施捨給妳一個眼神,那雙好看的眼眸只是盯著前面的路況。他的聲音比平時還要再低了一點,冷冰冰的沒什麼情緒—————感覺是超級生氣的了。

「為什麼要明知故問。」

妳伸出舌頭舔了舔因為空調而乾燥的嘴唇,想說些什麼而張了張口,最後發現並沒辦法辯駁什麼而又閉上了嘴。

上司邀酒總不能拒絕吧、下屬也是,如果拒絕的話會給人烙下不禮貌跟不近人情的印象—————這個道理,在社會上打滾這麼多年的降谷零會不知道鬼才信。

妳癟了癟嘴,鬆開拉著他衣服的手,然後別過臉去。

大不了大家都生氣。



TBC.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