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溫暖三十題】 (透妳)續


風見裕也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看著螢幕上頭顯示的人名不經愣了幾秒。

今天是休假日沒錯,他再三看了拿在手中的手帳本如此確定。但難保他上司又因為突如其來的工作把他叫去現場支援⋯⋯思及此,他接起了電話。

「有什麼事情嗎?降谷先生。」

卻想不到手機那頭傳來的是女聲,用的是敬語這暫且先放一旁,傳過來的背景聲似乎還有幾聲男人咳嗽的聲音。

「啊、請問是風見先生嗎?降谷先生明天可能沒法去上班了。他現在正在感冒中,可能要勞煩您代替他請個假。」

⋯⋯是降谷先生的女朋友嗎⋯⋯雖然平時有從八卦的下屬得知降谷先生有個交往了很多年的女朋友,但是風見裕也卻從沒想過會接到電話。

「⋯⋯我知道了,會為降谷先生請假的。」

風見裕也朝著電話那頭這麼說,然後頓了頓,克制不住好奇心地多問了一句:「請問是降谷先生的女朋友嗎?」

手機那頭沈默了幾分鐘,他聽見深吸一口氣的女聲,想著快要得到答案了————

「沒想到你還挺八卦的嘛,風見。」

降谷零的聲音冰冷冷的響起,而後他嘆了口氣,似乎是覺得沒辦法似的、語速很快的這麼說: 「是我的女朋友,掛了。」



妳伸手輕掐了降谷零柔軟的臉頰一把,朝他露出笑容,口氣揶揄地這麼說: 「我說,零你對待風見先生還真兇啊。太嚴厲的上司有時候是會被討厭的呦。」

降谷零瞟了妳一眼,意外的沒有制止妳的舉動,反倒輕哼了聲。

「隨意詢問上司私事可是不好的。雖然我知道大概是誰在傳這些⋯⋯但是沒想到風見也是。」

「再說,風見可不是那種我隨便兇個幾句就會哭出來的傢伙啊。」

他對自己的下屬還是很有信心的。

妳揉亂降谷零那頭金髮,拍了拍床示意他趕緊躺上去。

「好好好,乖乖躺下睡覺吧,都請假了。」

降谷零那雙大大的藍眼望著妳,眼裡似乎有一點渴求。

「陪我。」

所以說———這個男人真的不能隨便生病啊、一生病就撒嬌什麼的⋯⋯雖然偶爾這樣也是不錯就是了。

「⋯⋯就這麼想要我陪嗎。」

見降谷零點頭如搗蒜,妳無奈的笑笑,也跟著躺上床去。

降谷零伸手一把環住妳的腰,用頭蹭了蹭妳的頸窩。

「先說,今天沒有晚安吻。」

妳伸出食指抵著降谷零似乎下一秒就會湊上來親妳的嘴唇,「因為零感冒了。」

降谷零撇了撇嘴,露出一點不快的神色,說話的口氣聽起來像是在賭氣似的。

「那麼下次妳感冒的時候也沒有。」

妳看著他的表情,忍不住輕笑了幾聲。笑完之後,妳伸長手將降谷零的脖子往下壓了一點,然後撩開他的瀏海吻上他的額頭。

「別不高興了我說。」

妳凝視著降谷零的眼睛,看著那雙暗青色的瞳孔映入自己的模樣忍不住心情大好。

「感冒好了補償回來行不?」

FIN.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