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温暖三十題】 (透妳)

想寫生病了特別愛撒嬌的零於是就寫了😂我的腦洞有時候都很奇葩只求大家看了不要反感就好了😂
明天這題還會繼續請大家多期待💕



04. 撩起瀏海後落於額上的親吻。


「⋯⋯零、⋯⋯」

妳喊了喊降谷零的名字,發現他並沒有和平常一樣轉過頭來詢問妳怎麼了,而是處於有些出神的狀態————這讓妳感到些許的不對勁。平常的降谷零不會這個樣子。

「零。」

妳走到降谷零面前,而他抬頭望著妳,朝妳伸出手似乎是在討抱。

「⋯⋯你發燒了。」

妳伸出一隻手環住降谷零的腰,看著降谷零有些潮紅的臉頰,皺著眉用手背去探了探他的額溫。

有點低燒。

降谷零比平時體溫更高一些的手掌握住妳的,然後把妳的手放在他的臉頰上、像是小動物討摸似的蹭了蹭,「⋯⋯ 難怪總覺得有點昏昏沉沉的⋯⋯」

妳唔了一聲,輕拍了拍降谷零的頭,然後摸著他柔順的一頭金髮。

這樣的降谷零好像可愛到太犯規了一點。

「先回床上吧,嗯?乖乖躺著休息。」

降谷零沈默了幾秒,然後說出妳跟他在一起的這些年從來沒聽過的話。

「不要。」

妳瞪大雙眼,愣了幾秒,再次用手背測了他的額溫。

「嗯,沒燒壞腦袋啊。」

降谷零伸手一跩就把妳拉下來,讓妳坐在他身旁然後把頭埋在妳的頸窩裡。他的呼吸很熱,打在妳裸露出來的皮膚上讓妳起了雞皮疙瘩。

「⋯⋯沒有妳的話我不要。」

「要妳陪。」

⋯⋯這樣的降谷零,真的,太犯規了。


TBC.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