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日常溫暖向30題。(透妳)

【溫暖三十題】

01. 一杯可樂,兩支吸管。

推開白羅的門,門鈴聲清脆的響起、使安室透回過頭來,妳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迎上安室透由一瞬間的錯愕轉變為滿溢溫柔的眼神。

「早安。」

面對妳的時候他不用敬語,這是妳要求的。戀人之間還用敬語什麼的、感覺也太生疏了。

「早。零⋯⋯、我是說透。」

———這該死的習慣。

安室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抬手揉了揉妳的頭髮,然後領著妳來到雙人桌。

「還是吃一樣的?」

見妳點點頭,他朝妳露出一個"果然是這樣"的微笑,然後在菜單上寫了幾個字、畫了幾筆。

「現在人有點多,可能得等一會⋯⋯好嗎?」

妳放眼望過去,幾乎所有位子都坐滿了,只剩下一個單人桌和一個雙人桌是空著的。

「等一下⋯⋯」

安室透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榎本梓的一句「安室先生幫我帶一下位好嗎?」給打斷。

「去忙吧,我可以一邊看新聞一邊等你。」


認真工作的男人是最帥的———雖然是這麼說,不過妳的零一直都很帥。但是,現在、他根本就是個會移動的發光體兼費洛蒙發散機嘛。

看看那群JK一個個紅了臉看著他劃單的樣子。

這個萬惡的男人。

妳忍不住嘖了幾聲,然後在另一群JD小聲的談論妳的男人長得多帥又多帥的時候把音量調到最大。

就算再帥也不會是妳們的啦!妳們也只能在腦內幻想摸不到真人。哼。


喀噠。

妳愕然的看著放在面前的、一杯插著兩隻吸管的可樂。然後抬頭一看,對上安室透帶著笑意的藍眸。

「不高興了?」

他這麼問,然後在妳對面坐下、順便脫下了身上寫著白羅Coffee的圍裙。

「⋯⋯才沒有。」

妳低下頭去,喝了一口碳酸飲料試圖躲避他那雙看透一切的眼睛。

「好好好,沒有。」

他輕笑一聲,用指尖挑起妳的下巴讓妳抬起頭來,然後用輕柔的力道撫摸妳的頭。像在安撫一隻炸毛的貓一樣。

「⋯⋯很多人在看。你想讓我ㄧ踏出白羅的門就被一群愛慕你的女人圍住嗎。」

妳把他的手從頭上移開,然後再次低下頭去————這次不是因為安室透,而是因為那群眼神似乎想幫妳殺死的女人們。

「其他女人可沒辦法得到我————」

他朝妳眨了眨眼,調戲似的輕捏了妳的臉頰。

「————降谷零。」

妳低聲喊了眼前男人的本名、順便瞪了男人一眼,眼裡滿是警告。不想被身後那群女人殺掉啊真的。

「好啦,不鬧了。我去拿午餐來。」

他站起身,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要不要趁機把零的份也一起喝掉呢?

妳撐著下巴,看著他的背影如是想。


TBC.

共940字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