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智旻】Butterfly 02

妳撐起身,想翻過圍牆,卻在即將翻過的時候被一把拉住,妳回過頭去,看到了似曾相識的少年,他俊秀的臉龐正帶著嚴肅表情望著妳。

「你……」

「是上次給我撐傘的?」

少年沒有否認,妳也就當他承認了。他只是用著固執的眼神看著妳,手仍然抓住妳的手臂。

「我希望妳從圍牆下來。」

聽到這句話,妳不禁挑高眉,揮開他的手,坐上圍牆。

「少年,你會不會管太多了?」

妳伸手戳戳他有些肉感的頰,在他皺眉的表情下,露出愉悅笑容。

「再說你一個優等生來這裡幹嘛?」

少年眨眨眼,因為妳的話語而不解的看著妳,小狗似的眼神讓妳的語調緩和了些許。

「妳怎麼知道……」

妳伸出手指抵上他胸前寫著名字的小牌子,在他了然的眼神下收回手。

「這個。」

接著妳瞇起眼,聲音倏地冷漠起來。

「為什麼欄我?」

「……因為我不想聽到妳的名字,在廣播裡面。再說一直逃課會畢不了業。」

妳盯著少年的雙眼,看他說的話似乎真的是實話後朝他揮了揮手。

「哎、下去就是了。」

妳跳下圍牆,然後拍了拍制服裙。

「回去吧,你遲到了。」

妳低頭看了看CASIO的腕表,開口朝他道。

九點十分,剛打鐘,他現在跑回去應該來得及。

「我想知道妳的名字!」

聽到少年鼓起勇氣喊出的語句,妳回頭朝他笑了笑,頗瀟灑的留給他一個背影。

「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再告訴你吧。走好啊,少年。」

…… ……

從那此的“偶遇”過後,朴智旻就常往圍牆跑。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起了那個學姐所說的那種“再見到你,就告訴名字。”的執念。

但是,他就是,想再次遇到她。

…… ……

「啊、真是─────」

朴智旻聞聲抬頭,看見她正坐在圍牆上,她漫不經心地晃著一條白皙勻稱的腿。

「怎麼又是你啊,少年。你該不會偷偷跟著我吧?」

同是釜山人而特有的口音讓朴智旻輕而易舉地分辨了她話語裡面哪些是玩笑哪些是實話。

「我有名字的。」

朴智旻抓住圍牆,手一撐,也跟著坐了上去。

「朴智旻。」

她輕輕開口,吐出朴智旻的名字。

朴智旻聞言睜大眼,心臟感覺漏了幾拍。

他沒有想過她會真的喊他的名字。

僅僅只是普通的三個字被她唸出來,他竟意外覺得好聽。

他倏地詞窮起來,沉默了幾秒,轉移話題似的道:「妳要告訴我名字,說好的。」

「呀、小子,誰跟你說好了?」

她作勢要敲朴智旻的頭,最後只是揉亂他的頭髮,好氣又好笑的回答。

「妳說過的。」

朴智旻用著執著的眼神看她。

她嘆了口氣,正打算開口的時候,嚴厲的男聲從遠方傳來。

「你們在幹什麼!」

「a xi……!訓導主任、我也太衰了吧……!」

她翻翻白眼,跳下圍牆,然後將胸前的名牌解下,塞到朴智旻手裡。

「呀、快跑,被抓到你會被訓的。」

催促著朴智旻趕快回去教室,她奔跑著離開。

而朴智旻只能呆滯的坐在圍牆上,手裡握著被汗液弄得有些溼答答的名牌。

「同學你在這裡幹嘛呢?快回去教室!」

「還有,剛剛那個女孩子,你最好離遠一些,能離多遠就是多遠。」

訓導主任催促朴智旻趕緊回去教室一邊說著要離不良份子遠點云云的話語。

她才不是那種人!

其實朴智旻很想這樣朝訓導主任大喊來著,但他本身也不太了解她的個性、甚至連她的班級、名字都不知道……哦、對,說到名字。

朴智旻攤開掌心,視線映入了幾個白底黑字。

田宥恩。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