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黑幫警匪30題】只有朴智旻 02、06題。


2、新的繼承人(有血緣的、收養的、順位的、流落在外的……)

    單薄、稍嫌纖瘦的,屬於女孩子的背影映入眼簾,讓早已拿起上膛手槍對準女孩子後背的朴智旻動作一頓,食指抵在板機上始終沒有扣下。

    女孩子的一頭長髮染成了時下流行的青木亞麻灰色,燙成了大捲的樣式,她的頭髮在夕陽餘暉下成了更淺一層的色彩;女孩子的皮膚很白,彷彿一照光就會消失的膚色讓朴智旻想起了膚色同樣白皙的閔玧其。

    閔玧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後,他按住朴智旻的手臂,搖搖頭,示意朴智旻將舉起的手槍放下。

    「久仰大名。」

    朴智旻看著閔玧其走近女孩子,朝女孩子半彎下身,執起女孩子的手在手背就是一吻。

    「這裡才是,久仰閔玧其先生的大名呢。」

    她微笑著和閔玧其寒暄了幾句話後轉過頭,一雙形狀漂亮的眼睛看向朴智旻;朴智旻覺得女孩子的眸子瞬間亮了起來,他突然打了個寒顫,看向站在女孩子身後依舊對著自己搖頭的閔玧其,抿起嘴。

    她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朴智旻沉下來的臉色,扯著閔玧其的袖子抬頭朝他問:「那個槍法最準的孩子?智旻?」

    「是。」

    閔玧其微笑著回答,不著痕跡地將她的手從自己的袖子上拿開。

    女孩子緩步走近他,抬起頭朝他笑,從嘴裡說出的話語卻讓朴智旻臉上的表情更加僵硬。

    「我要他。」

    「玧其啊,我要他。」

6、巷子盡頭的多人圍毆、輪姦一人

    她是個冷血動物。

    朴智旻不只一次自語。

    朱色的指甲油更襯出肌膚的白皙細膩,她用纖細的手指拿起槍,將子彈盡數取出後把槍枝解體扔在水泥地上,槍發出了沉重的悶響,伴隨著女孩子的低泣和痛苦的呻吟;女孩子那幅淒慘的模樣讓朴智旻不忍心再看下去,於是他別過了頭,轉而看向她。

    她漂亮的臉孔透出一股似笑非笑的情緒,嘴角上揚的弧度接近嘲弄,眼眸彎成了月牙的形狀,裡頭的情緒卻是能令人心臟凍結的寒冷。

    她站起身,腳踩著至少五公分的高跟鞋,她環視了周圍一圈,最後將眼神定格在圍在女孩子身旁的彪形大漢上。

    她的聲音不輕不重,帶著一股無形的壓迫,她揪住其中一人的衣領,啟唇:「怎麼不繼續了?嗯?」

    幾個彪形大漢面面相覷,再看看倒在地上顯然已經失去意識的女孩子,面有難色的開口:「我們……」

    「停手吧,她都暈過去了……」

    「你……」

    她瞇起了那雙顏色略淺、近似茶色的眼眸,聲音染上些許不悅,讓朴智旻往後退了半步,似乎察覺到朴智旻的恐懼,她咋了咋舌然後收回手,乾脆俐落地轉身,留給朴智旻一個略帶孤寂的背影。

    她應該是沒有感情的。

    朴智旻抿了抿唇,斂下眼睫毛,低聲朝那幾個彪形大漢說了幾句話後追上那道還未走遠的纖瘦身影。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