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距離。閔玧其

*內文的新聞都是自掰的,請不要信以為真。

我很清楚我們的距離只到這裡───

謝謝你,給了我最美好的,花樣年華。

    年少時的他,因為工作染了各種奇奇怪怪的髮色;青瓷綠色、霧玫瑰色、暗灰色、檸檬綢色,還有略顯普通的赭色、栗色和黑色。

    很多很多團體都走不過七年,大多再快到七年之時就解散了,或許那便是所謂的“七年之癢”。

    但是當妳在花樣年華時瘋狂過的那個團體真正面臨所謂“解散”,妳還是倍感不捨───也許是在感嘆時間流逝的過於快速吧。

  【BTS 防彈少年團宣告解散!JIN、TeaHyung不續約,其餘五名成員將留在Bighit!】

  【JIN、TaeHyung簽約CJ E&M成為演員】

  【SUGA、Rap Monster、J Hope將轉為幕後製作人】

  【Jungkook、Jimin將發行Solo專輯】

    時間過得飛快,短短七年轉眼便過去了;當初,因為他們受傷感到心疼而哭泣、因為抽中簽售的名額而開懷大笑、因為搶不到演唱會的票卷而落淚───現在都已經成為了回憶。

    但,那是在妳的花樣年華中,最鮮明的記憶。

    也許那些記憶,會漸漸隨著時間流逝而淡忘───但是,總是會因為想起那些事而微笑起來。

    妳這麼想,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在陽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細細光彩。

    要說有什麼瘋狂迷戀過的人,那大概便是那個刀子嘴豆腐心、總是裝作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實際上卻比誰都還在意、會盯著獎盃看很久很久,久到令人有些難過的───那個男人了吧。

    “恭喜。”

    他抬眼看妳,歪歪頭,似乎是不清楚妳話語裡的含義;他頭上戴著的貓耳一晃一晃的,很是可愛。

    “Agust D───那個時候我的IG都被灌爆了,滿滿的都是你比中指的鏡頭。”

    妳朝他眨眨眼,特意用著方言對他這麼說,他不好意思的露齒一笑,連眼睛都稍微瞇了起來,他的語氣顯得有些含糊:“……強勢一點嘛。”

    “那也太過頭了。”

    他彷彿是想轉移話題似的,開口詢問: “好久沒看到妳,最近怎麼了?”

    “生病了,前陣子在調養身體來著。”

    妳雲淡風輕的回答,得到他皺起眉頭,略帶不滿的表情和語句。

    “要好好照顧自己,我不是說了很多次嗎?”

    妳嗯了一聲,壓下想要對他質問近況的衝動。

    那種問題對於他跟妳來說都不適當。

    妳垂下眼睫毛,淡淡地回了一句:“你也是一樣。”

    似乎是察覺到妳的情緒,他伸手拍拍妳的髮頂,朝妳微笑,“見到我就應該開心一點,不是嗎?”

    妳嗯了一聲表示知道,接著像是想逃避這個話題似的,伸長了手碰上他的頭髮;他沒有閃躲,反而將身子微微向前傾,讓妳可以碰到他的髮梢。

    閔玧其的頭髮很細、也很好摸,許是因為保養得宜,他的頭髮並沒有因為過多的染色而變得粗糙。

    “果然我們玧其還是黑髮最好看,不過,不管怎樣都是帥的啦。”

    他因為妳的誇讚而露出了略帶點害羞的笑容,“我覺得還是我原本的髮色好看。”

    妳瞬間想起了那個在網路上流傳的,只有短短幾秒鐘的視頻;還未出道時的閔玧其染了一頭淺咖啡的髮色,模樣倒是和現在沒什麼差別,就是顯得青澀了些。

    “那還沒出道的時候你染什麼髮。”

    “年少不懂事,別說了。”

  【前防彈少年團成員SUGA將於6月中與圈外女友結婚!】

    看到這個網路新聞,妳的動作一頓,看著那個新聞許久都反應不過來。

閔玧其向來不是說謊的人,就算是會,面對那麼重大的事情,他應該也不會說謊───何況他現在已經不是演藝人員了,又有什麼說謊的必要呢。

團體解散之後,那個他們七個人共用的推特帳號早已停用,現在還在使用公開帳號的就只剩下那四個還在演藝圈的人。

最後一次的簽售,閔玧其將他的私人帳號用小紙條的方式放在專輯裡,遞給了妳。

“以後,如果妳想聯絡我,我的聯絡方式就在裡面,雖然只有推特就是了。”

他朝妳眨眨眼,嘴角揚起的弧度看起來格外輕鬆;看著他的笑,妳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有點想哭。

“───以後,你也會走在花路上,對吧?”

他笑彎了眼睛,站起身來給妳一個擁抱;妳的頭剛好靠在他的肩上,他低語似的在妳耳邊承諾:“會的,我答應妳。”

妳登入了很久沒有使用的推特帳號,最後一次的更新日期顯示在他們解散的最後一天───

算一算,也快兩年了啊。

閔玧其的私人帳號就算是知道了妳也幾乎沒有跟他對話過,妳點下跟他對話的那個按鈕。

【玧其啊,祝福你。】

【謝謝。】

【妳也要幸福啊。】

FIN.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