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溫暖三十題】09、15、18、19 只有閔玧其

09. 永不忘的手機號碼

「妳還好嗎?」

一個踉蹌,在妳險些跌倒之際,一位男性前輩扶住妳的肩膀,妳因為胃部傳來的疼痛而使不上力,只能靠在前輩的肩膀。

「前輩……幫我打電話給他好嗎……」

妳顫著手指從口袋掏出手機,放在前輩另一隻空著的手上。

「手機號碼是010……」

「玧其……」

妳半睜著眼,轉頭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閔玧其,吶吶地喚了他的名字;閔玧其見到妳醒來後按下床頭的緊急鈴,雙手環胸,冷著一張臉不發一語。

妳用沒有打點滴的右手扯了扯閔玧其的衣角,再一次喚了他的名字,他才稍微緩和下了臉色;他按下床邊設置的按鈕把病床稍微弄高一些後,朝妳這麼說:「妳也真行。」

閔玧其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到底是怎麼搞的可以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妳不是跟我說我不在的時候妳會好好吃飯好好作息嗎?現在又是怎樣?」

他接到那個自稱前輩的男人打的電話還半信半疑,再三確認過那是她的手機號碼後他才跟對方進一步談話───────當他聽到眼前這個人因為沒有好好作息也沒有好好照三餐吃飯而導致胃發炎的消息時都快瘋了!偏偏又是錄影的休息時間沒辦法馬上去醫院探視,只好拜託那個前輩先照顧一下她、好在那個前輩還蠻好說話就這麼答應了。

「……稍微沒注意到就……那樣了。」

妳嚅囁著回答,在閔玧其越發冰冷的視線下漸漸放棄了辯解;閔玧其瞇了瞇眼,伸出手指戳了戳妳的額頭。

「是誰之前信誓旦旦的跟我說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我。」

妳心虛地別過頭,卻被閔玧其用手指嵌住下巴強制轉了回來,閔玧其盯著妳的眼,又問了一句:「是誰之前打電話跟我說“就算我不在也不會在公司留到凌晨”的?」

「……我。」

在閔玧其還未繼續細數妳的“罪狀”的時候,妳飛快的說了一句“哎、知道了以後會照顧好自己嘛”成功讓閔玧其止住了話。

面對妳發誓似的話語,閔玧其冷哼了一聲,大有不相信的味道,但也沒有反駁什麼。

15. 哭泣時覆上眼的手

在那雙AJ映入視線時,妳迅速低下了頭,確保閔玧其不會看見妳的眼淚。

閔玧其看見妳的模樣也只是沉默不語,他坐在妳旁邊,然後將外套罩上妳的肩膀,接著把妳整個人抱在懷裡。

「你要幹嘛……」

閔玧其突然將手摀上妳的眼,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妳掙動了幾下,發現還是敵不過閔玧其的力氣後放棄了掙扎;閔玧其低聲道了一句話,讓妳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再度落下。

「我不會看見。」

18. 我回來了

今天閔玧其會住宿舍,因為明天要出國。

聽著Agust D一邊為閔玧其感到驕傲的同時,妳想起前幾天和他傳Katalk時他傳的訊息。

嘛、……說不會寂寞是騙人的。

妳拉緊了公車吊環,將手機從口袋裡拿出來把Agust D換成Never Mind後開啟Katalk,傳給閔玧其一句“睡了嗎?”後才放回口袋。

上次見到閔玧其是什麼時候?

妳看著窗外流動的景色思索著。

一個禮拜、兩個禮拜還是一個月?

在按下下車鈴往車門方向走去的同時,妳斂下眼睫毛,抿起嘴。

忘記了。

等待電梯升到所住的公寓樓層時,妳摘下耳機,將耳機收到了外套口袋裡。

踏出電梯,妳走到家門前拿出鑰匙要開門,卻在將鑰匙插進鑰匙孔並轉動鑰匙的同時感到一絲怪異。

鑰匙轉不下去。

那表示門沒有上鎖。

更進一步表示閔玧其可能在家。

當然也有極大的可能性是妳出門的時候忘記鎖門了。

妳帶著一點緊張的情緒開了門,一雙紅色的Converse higt擺在玄關,看尺碼是閔玧其的。

閔玧其背著妳坐在沙發上拿著遙控器轉著電視頻道。

他穿黑色背心,一頭灰髮半乾,空氣中傳來閔玧其慣用的香水香味混著剛洗完澡的味道───────

陌生而又熟悉的場景。

妳走到閔玧其身後,在環抱住他的同時感覺到他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一下而後馬上放鬆了下來,他轉過身,抬手揉了揉妳的頭髮。

妳將臉埋進他的肩窩,在開口的同時覺得聲音莫名的有些哽咽。

「不是說不過來了嗎……」

閔玧其嗯了一聲,低聲誘哄著讓妳抬起臉,看見妳的表情後他無奈地搖頭失笑,得到妳一個毫無殺傷力的瞪視。

「明天不是要出國?你會來不及喔。」

閔玧其聽見妳的話語露出了“沒辦法”的表情,他拉過妳的手讓妳坐在他大腿上,抱住妳的腰的同時吻上妳的頸側,聲音聽起來模糊,帶著無可奈何的味道。

「那就只好早起啦。」

他接著說。

「誰讓我想見妳呢。」

「喔對了。」

妳突然想起還有件事沒做於是動了動身子,閔玧其挑起眉,沒有鬆開抱住妳的腰的手。

「什麼事?」

妳轉頭湊近閔玧其,對上他的眼睛,笑著道:「我回來了。」

「嗯,歡迎回來。」

19. 偶爾蹦出的粗口

「前輩要因為他所以把企劃整個放掉?因為他一個人,我們努力一年的企劃就要整個放棄……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閔玧其朝妳遞去一個探問的眼神,妳揮揮手示意沒事,將音量降低了一點。

「我真的不能認同前輩的做法!因為一個人就要把整個組累積一年的心血全部放棄喔?前輩不會不甘心嗎?」

「什麼叫不甘心也沒辦法?我當初認識的前輩……」

話還沒說完,手機便傳來被掛斷的聲音,讓妳一時氣急將手機丟到沙發上,妳煩躁的弄亂了頭髮,吐出平常並不怎麼說的粗口。

「幹!」

一旁的閔玧其只是默默站起身,開了冰箱門,拿了一瓶清酒出來,他開了蓋,放到妳面前。

妳抬頭看著他,將眉皺的死緊,沒有拿起面前那瓶開蓋的清酒;閔玧其見狀伸出手掌拍了拍妳的頭,得到妳可以殺人的眼神後聳了聳肩,接著他彎下腰,攬過妳的肩膀,在妳耳旁低語:「喝了好好睡一覺吧。」

「……我明天還要上班。」

「我幫妳請假。」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