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溫暖三十題】01-04 只有閔玧其

溫暖30題。

01. 一杯可樂,兩支吸管

閔玧其冷眼看著桌上插著兩隻吸管的、杯壁還不斷冒出水珠的冰可樂,然後再看看一臉央求的妳,開口道:「知道不能喝還偏要,妳也是可以了。」

「總不能要我一輩子別碰碳酸吧,我會死的。」

在還沒得胃病以前,妳碳酸飲料的狂熱者,幾乎每餐飯都要配上一杯碳酸飲料;在得胃病之後,不只身體不允許喝碳酸飲料,就連眼前的閔玧其也會阻止。

這次是趁閔玧其還沒到店裡先點的。

妳用吸管攪拌了一下可樂,瞟了眼前雙手環胸、臉色不善的閔玧其一眼,雙手合十地拜託他:「幫我喝嘛,一半?」

閔玧其哼了一聲,顯然就是不想答應妳的請求。

「妳點的為什麼不喝完。」

「你明明知道我喝完這杯可能馬上得吃藥的。」

妳撇了撇嘴,低頭吸了一口可樂,在碳酸的感覺充滿嘴裡的同時妳也擔心會不會正如妳所說,喝完這杯回家就得吃藥。

「那為什麼要點?」

閔玧其橫了一眼妳的臉色,煩躁的扒了扒頭髮,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讓妳在心裡暗笑。

「就想喝嘛!玧其你忍心看我疼?」

「忍心是忍心。」

閔玧其頓了頓,將還有六分滿的可樂移到自己面前。

「但是妳回去之後一直叫痛真的很吵。」

02. 睡著的貓和他

還不滿一歲的黑貓崽是家裡的老大,說是老大也沒錯。

因為牠敢抓傷閔玧其。

「妳看看妳的貓。」

閔玧其亮出被貓抓傷的手背,三條抓痕在白得可以反光的皮膚上很顯眼,何況還上了碘酒,橘紅色參雜的皮膚讓妳轉過頭去看著坐在地板上的貓崽。

「玧其一定幹了什麼小其不喜歡的事牠才會抓你的。」

妳摸摸黑貓的頭,見牠用頭蹭蹭妳的掌心,撒嬌的模樣讓妳也不忍心責備貓崽。

閔玧其聞言後挑起了眉,伸手就要抓貓崽的後頸。

「幹嘛?」

妳瞟了他一眼,打掉他伸往貓崽後頸的手。

「我跟牠八字犯冲。」

「貓沒有八字這種東西。」

妳看向趴在閔玧其胸口睡的正好的貓崽,再看看睡的一臉不安穩的閔玧其,揚了揚嘴角。

不是處的挺好得嘛,什麼八字犯沖啊。

03. 遲到五分鐘

對於能不走就不走、能坐就坐、能躺就躺的閔玧其來說,要他出門其實是一件難事。

不、嚴格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只是連動都嫌麻煩而已。

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看看螢幕顯示的時間,然後咋了一下舌;將手插到外套口袋裡面,把圍巾圍得更緊了一些,繼續等待。

又過了五分鐘。

「抱歉!」

她急急忙忙地奔跑著過來,齊瀏海被寒風分成兩邊,成了很可笑的造型,要是平常他應該會笑出來。

「妳真的很慢。」

閔玧其雙手環胸,看著彎下腰喘氣的她,她喘的很厲害,看樣子八成是因為平常都待在辦公室的關係。

「因為……突然有事嘛。」

閔玧其推開門,在侍者的帶領下入座後詢問:「那幹嘛今天約?」

她撐著臉頰,朝他露出笑。

「因為想見你。」

「因為我想見玧其嘛。」

他別過頭去,不想看到她想笑又不敢笑的詭異表情。

在那同時,他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燙。

明明是冬天啊。

04. 撩起瀏海後落於額上的親吻

「我進來嘍。」

妳敲了敲工作室的門板,然後打開門。

工作室的溫度在冬天一向很低。

照閔玧其的話來說是“冰冷能讓他清醒”……根本就他媽是廢話。

妳咋舌,看著那個縮在椅子上,蓋著毯子的身影,拿起掛在牆上的遙控器,按下暖氣開機鍵後放了回去。

有暖氣不開要幹嘛?晾在旁邊等它壞嗎?省什麼公司的錢啊。

「現在幾點了才在睡……完全日夜顛倒……」

妳拉了一張椅子坐在閔玧其旁邊,看著他露出的半張臉忍不住碎唸。

許是因為最近有自己的Mixtape要發行、又剛結束夏日寫真集和世巡的行程,所以一直都沒能好好休息,也可能是因為壓力太大……閔玧其向來是對自己十分苛求的人。

妳嘆了一口氣,摸了摸他染成淺色的頭髮,爾後撩開他散亂在額前的瀏海,落下一吻。

「好好睡吧。」

TBC.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