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泰亨】House Of Card 03


沒了你會讓我無法生存

要阻止我 我就會更努力伸手抓住

伸出手 卻隨之破滅的夢 夢 夢

瘋了似的奔跑 卻還是只停留在原地───── BTS RUN。

    撥打了第五次金世景的手機號碼、而又再次聽到冰冷的機械女聲說著無人回應、若要留言請按井字鍵的話語,金泰亨煩躁的扒亂頭髮、接著叫住身旁正要離開公司的鄭號錫。

  「哥,你有看到世景嗎?」

  「世景?剛才不是去練習室練習了嗎?」

    鄭號錫眨了眨眼,然後搖頭,手往後比了比通往地下練習室的樓梯。

  「如果智旻問哥你我在哪,哥你就幫我跟他說我去找世景了、順便幫我跟他說抱歉!哥、謝啦!」

    看見金泰亨跑走的背影,鄭號錫搖搖頭,嘆口氣,原本要走出公司的腳步向後一轉,往舞蹈教室的方向走去。

  真是讓人傷腦筋的孩子。

  「世景!金世景!」

    金泰亨在樓梯間用最大的音量大喊,練習室的隔音太好,他不敢保證金世景聽得到他的聲音。

  「金世景!」

    一個女練習生從另一間練習室走出來,瞇了瞇眼朝他道:「泰亨哥哥……練習室都聽得到你的聲音呢。」

    金泰亨無暇顧及女練習生話語裡頭帶著的不滿,口氣盡量和緩地問:「妳有看到世景嗎?」

    女練習生顯然也不是很在意金泰亨的反應,她捲著髮尾,漫不經心地回答。

  「世景姐姐?在旁邊那間練習室。」

    下一秒她平靜、甚至可以說是冷淡的嗓音響起,讓金泰亨錯愕的睜大了眼。

  「不過練習室的門好像被鎖了,去找備用鑰匙吧,泰亨哥哥。」

  「門被鎖了?」

    他彷彿默唸似的開口,然後猛地抓住女練習生的肩膀。

  「她不是還在裡面嗎!」

    女練習生反抓住金泰亨的手,然後把他的手從肩膀上甩掉,口氣帶上了不滿。

  「所以說!去找備用鑰匙啊!」

  「人又不是我鎖的!你跟我生氣有什麼用啊!」

─────────────────────

  「哥───」

    鄭號錫回頭,詫異地發現金泰亨氣喘吁吁地朝他這邊跑。

  「你不是去找世景了嗎?」

    金泰亨將手撐在膝蓋上,喘著氣開口:「世、世景她被鎖在練習室裡……」

    鄭號錫還沒來得及說話,金泰亨就先朝他問。

  「哥知道備份鑰匙放哪嗎?」

    鄭號錫只好將原本想說的話吞回肚裡。

  「在志炫老師那。」

    朴智旻從舞蹈教室走出來,脖子上搭著毛巾,他先是看了看佇立在一旁的鄭號錫,接著瞇起眼。

  「金世景幹嘛了?」

    鄭號錫嗯了一聲,摸了摸鼻子,搭住朴智旻的肩膀。

  「世景好像被鎖在練習室裡面了。」

    朴智旻詫異的揚眉,大概是心裡有了底,他嘆了口氣,語帶無奈地說:「做的太過分了啊,就算是喜歡泰泰也……」

    惡整人家真的不是什麼好事、雖然他也不怎麼喜歡金世景就是了。

  「不過───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學會放手?」

  「等他自己覺得她可以了───他才要放手吧。」

───────────────────

    金泰亨覺得,金世景一直都是一個過於單純的女孩,一直都是。

    和田柾國的那種單純比起來───她更不諳世事,簡直就像個被關在牢籠裡的小貓。

    ───她完全不懂所謂“霸凌”代表什麼意思,她以為就是朋友之間的互相幫忙和玩鬧。

    “泰亨啊……”

    朋友衝他招招手,示意他湊近,金泰亨揚揚眉,將身體往前傾。

    “我覺得金世景好像被霸凌了。”

    “金世景?”

    他想起那天在小公園看到她的那一幕。

    金泰亨不解的反問:“為什麼你這麼覺得?”

    朋友見到他的反應,苦惱地抓了抓頭髮後回答。

    “我不是跟她同班嗎……我覺得秀靜她們好像……總之就是、她們之前根本連理都不理她,現在完全熱絡啊。”

    金泰亨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偏了偏頭。

    那副表情讓同班的女同學偷偷覷他。

    “那有什麼不好嗎?”

    “哎、你為什麼不懂啊……!”

    “你覺得她們讓她跑腿、甚至潑她水這種事好嗎?”

    金泰亨皺皺眉,接著鬆開眉頭,朝朋友揮了揮手。

    “秀靜不是這樣的人啦。”

    他的青梅竹馬、怎麼可能是這種人呢。

    “世景吶、幫我買飲料好不好。”

    李秀靜碰地一聲將手拍上金世景的桌子,口氣熱絡的朝她道。

    金世景愣了愣,然後朝她笑。

    “好啊。”

    待她走出門後,李秀靜立刻變了表情,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不屑的笑。

    “金世景……”

    不會讓妳搶走泰亨的。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