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泰亨】House Of Card 02

連呼吸都覺得吃力。

即使伸出手 也沒人抓住我。

I'MA

LOSER────BIGBANG LOSER。

「世景啊、……」

方時赫宛如父親一般為她擔憂的口氣在腦海響起。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知道嗎?」

金世景面無表情地凝視他,半晌後,有如玻璃般清脆的聲音從她口中流洩而出。

「我知道。」

方時赫看著她,只是一再歎息,最終也沒有說出什麼過重的話語。

「心病得靠自己治,不能總靠藥的,那會成癮的。」

她點點頭,筆直的望進他的眼。

「我明白。」

辦公室的門板被敲響,方時赫閉了嘴,沉聲道了進來。

「PD,我有事……」

那人在看見她之後便噤了口,一雙眼帶著疑惑看向方時赫,卻沒有開口詢問她為何在這裡。

金世景認得那是金南俊,她和金南俊說不上熟,但是金泰亨跟他還不錯───金泰亨本來就是自來熟的個性、所以不管和誰都熟吧。

她這麼想。

「世景。」

他輕聲喚她,聽到他的叫喚,她也只是垂下睫毛,朝他點了點頭,輕輕嗯了一聲表示應過。

「那麼,我就先離開了,方PD。」

她沒有再看一眼金南俊和方時赫,稍嫌冷淡的這麼說後,她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金世景猛地回過神,發現偌大的練習室只剩下她自己一個,她斂下眼,不發一語的走到門前,轉了轉門把,卻發現被上鎖了。

啊、啊,好像,被惡整了呢。

但是,又有什麼關係呢?

根本就是無傷大雅的惡作劇罷了。

於是,她在門前坐下,背靠著木門,雙手抱膝,望著天花板,然後,彷彿想要抓住什麼似的伸手,最後,又徒然放下。

─────────────────

為什麼不離開?

金泰亨不知道被問過多少遍了,饒是和他親近的朴智旻也問過這種簡直是腦袋進水的人才會問的問題。

因為放不下。

金泰亨還記得第一次遇見金世景是怎樣的情況。

才一放學回到家媽媽要他陪著去新搬來的鄰居家認識認識,想當然爾、正值青少年時期有些小叛逆的金泰亨自然不會喜歡那種地方,但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去了。

在偌大整潔的客廳待了十來分鐘後,聽著媽媽和新搬來的阿姨相談甚歡、簡直能夠比得上十幾年沒見面的朋友───金泰亨終於按奈不住,朝媽媽說了一句我先回家了後就離開客廳,也不管媽媽在身後怎麼叫喚。

他一路小跑步跑到了公園,沒什麼人的公園裡邊、鞦韆上頭坐著和他同個學校的女孩子,但金泰亨肯定自己是沒見過她的。

因為金泰亨就讀的國中是個小學校、而且每個年級的班數也不超過十班、再說學校的人幾乎都是同個小區出身的,只要有一點消息很容易就傳遍了整個校園。

那個女孩子是轉學生,聽說長得不錯,笑容很甜,但就是不怎麼和別人親近,連和她坐在她旁邊的女孩子也就跟她說過那麼幾句話,“你好”、“再見”就沒了。

她既不是自閉兒、也不是身體上有什麼殘缺的人────可能是不喜歡說話吧。

朋友朝他這麼回答。

像是被什麼驅使似的,他神差鬼使的開了口。

“我是金泰亨,妳呢?”

她睜著一雙韓國人少見的雙眼皮大眼睛,緩緩眨了眨,然後仰頭,對他露出笑。

“金世景。”

那個笑容明艷動人,導致在跟她認識多年的現在他都還記得。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她不再笑了。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