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泰亨】House Of Card 01

*女主角是躁鬱症患者。
*女主角的臉可以參考李聖經。
*偏黑暗。
*喜歡請點讚ㅠㅠㅠ

埋怨那片 湛藍的天。

偶爾也想 放下一切───

I WANNA TO SAY GOODBYE。────BIGBANG LOSER

金泰亨走上頂樓,毫不意外的看見她就坐在那兒,一頭長髮被綁成馬尾,馬尾隨風飄動、化妝品的化學藥劑香味竄到他的鼻腔,讓他吸了吸鼻子。

「呀、金世景!」

金世景回頭看他,漂亮的巴掌臉蛋上仍是沒什麼表情,眼裡的情緒也是那樣淡漠的。

「你幹嘛?」

金泰亨緩步走近她,接著蹲下身和她的視線平齊,帶點擔心的口吻問她:「妳吃藥了麽?」

「還沒。」

她小幅度的搖搖頭,手探往牛仔褲口袋,她沒有帶藥上來。

金泰亨笑了起來、一張嘴也咧成了小四方形,他從外套口袋拿出藥瓶晃了晃,然後變魔術似的拿出了一瓶礦泉水出來。

「我幫妳拿了,早知道妳不會拿藥。」

金世景接過藥瓶,低頭凝視幾秒,始終沒有板開藥蓋;金泰亨一屁股坐在水泥地上,用手肘撞了撞她的肩膀,然後開了礦泉水的蓋子。

「我連水都給妳拿上來了,就吃藥吧。」

「哦。」

她垂下眼簾,仍是那張看不出情緒的撲克臉,不過倒是乖乖聽話了;她仰頭將膠囊丟進嘴裡,然後再灌了一口水下去。

「唉一古,我們世景真乖。」

金泰亨微笑起來,抬手拍了拍她的頭。

「不要用像叫小孩子一樣的口氣叫我。」

金世景打掉他的手,接著不發一語地起身離開。

「泰亨哥、……」

田柾國喊了聲,往金泰亨那走的同時,正好被金世景撞了一下肩膀,他吃痛的捂著肩膀,發現撞他的人是金世景之後倒也摸摸鼻子就這麼算了。

金泰亨抓抓頭髮,一臉不好意思地朝田柾國道歉:「柾國啊,抱歉啊……」

田柾國搖搖頭,擔心地看向金世景離開的門口。

「世景姊吃藥了嗎?」

金泰亨嗯了一聲。

「剛親眼看她吃了。」

「不過───」

田柾國歎息,揉著有些隱隱作痛的肩膀,「世景姊的狀況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改善啊?她這樣、我怕……」

金泰亨打斷田柾國的話。

「我會在她身邊的。」

─────────────────

金泰亨永遠忘不了他第一次看見她的那副模樣。

她散著頭髮、身上穿著Oversize的白上衣、和黑色的牛仔短褲───她的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

「泰亨……」

她喚他,口氣是他從未聽過的無助脆弱、他於是走近。

「怎麼了?」

他站到她身旁,才發現她手上拿著一把美工刀、刀刃上面還殘留血跡───她左手手腕的皮膚已經沒有一處是完好的了。

他結巴地喊她,伸手想奪去她手上的美工刀但卻被她躲開;她抬頭,看著他,眼裡的情緒太過濃烈太過複雜以至於他理解不能。

「我、再也沒法承受了……」

「我覺得好痛苦……」

他緩緩坐下,彷彿是想要安撫她情緒似的用軟語溫言的口氣誘哄。

「跟我說說怎麼了。」

「我們世景怎麼了?」

金世景看著他,沉默,最後這麼問。

「你到了最後───會不會也變得不需要我?」

他低聲回。

「不會的。」

「我很需要世景的。」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