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請叫我降谷零太太跟閔玧其的老婆。

[知乎體]論表白該用什麼方式才好(透妳)上

論表白該用什麼方式才好。

問題描述:如題,最近想要和一個暗戀很久的女孩子表白、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表白才好⋯⋯希望各位能給些意見,感激不盡。

[回答]知乎用戶:Zero

謝邀。@透明就是什麼都沒有

在前頭先說一句,希望各位不要覺得這是在撒狗糧,這真的不是。我只是單純地把當初另一半和我互相給對方同時告白時的場景用文字描述出來而已。

我跟另一半是青梅竹馬,嗯,應該能這麼算,畢竟我們小時候就認識了,只是到了初中的時候她搬了家了,直到我們倆都成年我才再次遇見她。

以下就簡稱她為Y吧。

Y在我的印象裡面就是小小瘦瘦的,皮膚很白,沒了血色的那種白。Y的髮色很淺,但是眸色卻很深⋯⋯她的髮色和她的膚色使她一站在陽光下就讓我覺得下一秒她就會蒸發似的。

咳、我相信你們都知道的,越是柔弱的東西就會讓人越是想保護。

小時候的我也是一樣的,總是跟在Y後面走,把想靠近她的男生全部趕走了。那個時刻我還不覺得有什麼,這是單純想保護她而已,現在想起來————也許在小時候的時候、我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喜歡上她了吧。

再次見到Y的時候是在星*克,那時我正休著好幾個月沒休過的假,放假嘛、平時除了工作其實我也沒什麼愛好,於是就來星*克坐著喝咖啡了,順便放鬆一下平時緊繃的神經。

「那個⋯⋯請問你旁邊有人坐嗎?」

我當下沒有抬頭,只覺得聲音有點耳熟。

「沒有的,請坐。」

接著我就看到了長大後的Y坐在了我對面,她對我說句謝謝,手上拿著的拿鐵還沒放下。

長大後的Y和小時候的Y長得差不多,臉幼吧,大概。二十九歲的人長得和十幾歲的人一樣。她一樣留著一頭捲曲蓬鬆的奶茶色長髮,臉上化著淡妝,暗橄欖綠的瞳孔在抬起頭來的時候不經意的望了我一眼。

我看著她,有點不確定開口:「⋯⋯Y?」

她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寫滿了困惑,隨後轉變為思考的表情,然後像是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似的,露出笑容和我四目相對。

「⋯⋯你是,F?」

那麼以上、就是我再次遇到Y的過程。

剩下的有空再繼續吧,Y正在催促我趕緊去休息了。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