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綾

阿米、

【柾國】We don't talk anymore.

*整個片段以“We don't talk anymore ”整首歌來寫
那麼以上

    他們和平的、協議似的分手了。

    一切都像平淡無味的白開水一樣。

    也許愛早就已經被時間的洪流一點一滴的消磨。

    她依舊打扮的光鮮亮麗,臉上的妝也依然完美、毫無瑕疵,她好像依舊照著我喜歡的穿衣樣式來打扮自己。

    她筆直地朝我走來,踩著足足有十五公分的白色細跟高跟鞋。幾年前只是稍微穿幾分鐘高跟鞋就會哭喪著臉跟我說“磨腳了”的那個女孩已經不復存在。

    我看著她,沒有一刻不感嘆時間流逝的速度。

    我對著她揚起手,站起身拉開對面的椅子讓她能夠入座,她抬頭看我,朝我微微一笑,聲音清脆甜美,一如當年紅著臉對我告白的少女。

  「謝謝你,田先生。」

    我聽見她生疏的稱呼,怔愣了半秒,隨即也對她露出一個淺笑,「不客氣。」

    “田先生”。

   噢,對了,我忘了。我們早就已經不是戀人了,所以她稱呼我為“田先生”,似乎也是應該的,也是在合理範圍內的。

    但是,就是覺得奇怪啊。

    她看菜單看了一段時間,最後在我招手喚來店員的時候,和我異口同聲地開口。

  「一杯熱拿鐵,半顆方糖,牛奶要半脫脂鮮奶,多一點奶泡,加一份濃縮咖啡就好。」

    店員愣了幾秒,最後用原子筆刷刷地在紙上寫下品項和要求,臨走前還不忘對我們倆個說“今日凡是點同一種飲品、套餐或是甜點,都享有折扣”。

    但我們早就不是那種關係了。

    於是我只是朝店員微笑,用輕描淡寫的口氣開口:「我們不是那種關係。」

    店員愕然的睜大了眼,看看我再看看對面的她,朝我們倆鞠躬後說了一句對不起─────我聽見他的嘟嚷,“這兩個人很般配呢”。

    般配又如何,相處起來不適合就是不適合。

    我托著下巴,看著她用雙手捧起馬克杯,小口小口啜飲著熱燙的拿鐵,她一邊喝一邊小聲的嘟嚷著“好燙”兩個字。

    這倒是跟從前一樣,一點變化也沒有。

  「田先生,不喝嗎?」

    她用那雙畫了眼線的漂亮雙眼看著我,眼裡承載疑惑,我看著她的眼神,連忙握住把手;顧不上燙,我仰頭就是喝下一口─────到底是為了什麼,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或許是、為了逃避她過於熾熱的眼神吧─────那會讓我覺得她其實還是愛著我的。

TBC.

【柾國】So Far Away 預告。

這個預告我在痞客邦放很久很久了😂😂😂😂但是在這兒沒放過
雖然是覺得、大概不會有多少人看
但是還是放上來好了
求勾搭啊😭😭😭😭😭😭想認識新朋友😭😭😭😭男飯女飯寫手畫手都來!就算都不是也可以😭😭😭😭

那麼以上。

   不是知道的嗎?

   我比任何人都還需要妳。

   那個時候,個子比他稍高一些、像男孩子一樣留著一頭短髮的她抓著因為迷路而感到慌張、默不作聲地流著眼淚的他的手,嘴裡叨叨唸唸著什麼他已經記不太清楚。

    她轉過頭,看他仍在哭泣,嘆了一口氣,然後蹲下身來將他摟進懷裡,用手不甚溫柔地抹去他自眼角溢出、還未滑落的淚水。

    “我們小國(Kookie),別哭了,嗯?”

    “別哭了。”

   見他終於停下哭泣,她露出笑容,拍了拍他的腦袋,“真乖。”

    “像我們小國(Kookie)這麼帥的男孩子,老是哭泣怎麼行呢?要笑笑的才好看啊。”

    …… ……

    她背對著他,一頭長直髮垂落至背脊,她穿著他喜愛的白素T和緊身長褲;因為T恤太過單薄而導致他能夠清楚地看見她所穿的內衣顏色;他發出嘆息,脫下身上的外套走近她後把外套罩上她的肩膀。

  「妳又這樣。」

     她嗯了一聲,反手抓住肩上的外套避免滑落至地上,她側頭瞟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後開口:「你今天沒有行程?」

  「提早結束了。」

    她輕輕點頭,頭髮隨著她的動作而跟著晃動起來,他張開手順了順她的頭髮,然後帶著小心翼翼的力道撫上她的腦袋。

    她沒有什麼過多的反抗,反而顯得過於溫順乖巧,垂了下眼睫毛,她揪住他的衣角,瀏海掩去了她的表情。

那不像她。

他記憶裡面的她,從不像這樣。

憂鬱、脆弱、敏感,彷彿籠中鳥一般,容易受到驚嚇,一點風吹草動就能夠她害怕不已。

她應該是那樣,大咧咧、開朗而活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都是笑著的,那樣才像她。

什麼時候變了他不知道,或許她自己也是不知道的。

  「……你知道嗎,醫生說他會死掉。」

   她的嗓音與平時無異,但他清楚地聽見了細微的顫抖,他頓下動作,一時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才好;直到她終於忍不住發出低泣,他才安撫似地將她抱在懷中。

  「……我會陪著妳,嗯?」

    不管發生什麼。

  …… ……

要用什麼樣的廠牌、什麼樣的相機、什麼樣的鏡頭、什麼樣的焦距───

    才能將妳眼裡的眷戀留住?

    其實田柾國知道,她從來就只把他當成弟弟。

     即使是被當成弟弟,但當她漸漸疏遠,他還是覺得不快。

    “即使有了男人又怎麼樣呢?難道就必須疏遠嗎?”

    面對這個問題,她只是微微一笑,用雙手揉著他的面頰。

    “小國(Kookie)以後就會知道了,現在先保持距離吧,嗯?”

    他看著她,帶著拗執的視線只是讓她臉上的微笑顯得更加無奈───最終他還是點點頭,答應了保持距離這件事。

    不管什麼事,他都不願讓她感到為難。

    …… ……

    回到釜山的家,看見爸爸媽媽和好不容易放假的哥哥,其實田柾國是高興的───但他卻還是覺得好像缺了什麼。

    當走過熟悉的小路、他總會想起那個總愛趴在他背上,和他討背的人。

    “妳很重啊。”

    即使如此,他還是認命地背起她,她的雙手搭在他肩上的感覺讓他有種莫名的歸屬感。

    “嫌我重?你知道我幾公斤嗎?”

    她呀了一聲,不滿地推了推他的背,他作勢要鬆手,得到她一句“你要是敢鬆手我以後就再也不理你”的話語,他無奈地笑了笑,將她往上背了一些。

    “45公斤啊,我都知道的。”

    “就算沒什麼肉,妳終究還是人好嗎?”

    …… ……

  「我已經不是孩子了。」

    田柾國將她整個人禁錮在自己懷中,他低頭看她,卻只看見了燈光打到低垂下來的纖長睫毛的陰影,他咬了咬嘴唇,用食指挑起她的下顎,強迫她對上自己的視線。

    她眼裡沒什麼情緒,那樣淡漠而忽視他的眼神只是莫名地讓田柾國更加惱火。

  「妳一定要這樣嗎?」

    她緩緩眨了一下眼睛,幾近墨色的瞳孔清楚地倒映出他的樣子───她分明看見了他,卻像是越過了他,看見了另一個人。

    他按下心中那股酸澀感,摀住她的眼。

    然後,吻上她的嘴角。

    在田柾國吻上她的同時,他清楚地聽見了一聲歎息。

TBC.

【智旻】Butterfly 02

妳撐起身,想翻過圍牆,卻在即將翻過的時候被一把拉住,妳回過頭去,看到了似曾相識的少年,他俊秀的臉龐正帶著嚴肅表情望著妳。

「你……」

「是上次給我撐傘的?」

少年沒有否認,妳也就當他承認了。他只是用著固執的眼神看著妳,手仍然抓住妳的手臂。

「我希望妳從圍牆下來。」

聽到這句話,妳不禁挑高眉,揮開他的手,坐上圍牆。

「少年,你會不會管太多了?」

妳伸手戳戳他有些肉感的頰,在他皺眉的表情下,露出愉悅笑容。

「再說你一個優等生來這裡幹嘛?」

少年眨眨眼,因為妳的話語而不解的看著妳,小狗似的眼神讓妳的語調緩和了些許。

「妳怎麼知道……」

妳伸出手指抵上他胸前寫著名字的小牌子,在他了然的眼神下收回手。

「這個。」

接著妳瞇起眼,聲音倏地冷漠起來。

「為什麼欄我?」

「……因為我不想聽到妳的名字,在廣播裡面。再說一直逃課會畢不了業。」

妳盯著少年的雙眼,看他說的話似乎真的是實話後朝他揮了揮手。

「哎、下去就是了。」

妳跳下圍牆,然後拍了拍制服裙。

「回去吧,你遲到了。」

妳低頭看了看CASIO的腕表,開口朝他道。

九點十分,剛打鐘,他現在跑回去應該來得及。

「我想知道妳的名字!」

聽到少年鼓起勇氣喊出的語句,妳回頭朝他笑了笑,頗瀟灑的留給他一個背影。

「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再告訴你吧。走好啊,少年。」

…… ……

從那此的“偶遇”過後,朴智旻就常往圍牆跑。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起了那個學姐所說的那種“再見到你,就告訴名字。”的執念。

但是,他就是,想再次遇到她。

…… ……

「啊、真是─────」

朴智旻聞聲抬頭,看見她正坐在圍牆上,她漫不經心地晃著一條白皙勻稱的腿。

「怎麼又是你啊,少年。你該不會偷偷跟著我吧?」

同是釜山人而特有的口音讓朴智旻輕而易舉地分辨了她話語裡面哪些是玩笑哪些是實話。

「我有名字的。」

朴智旻抓住圍牆,手一撐,也跟著坐了上去。

「朴智旻。」

她輕輕開口,吐出朴智旻的名字。

朴智旻聞言睜大眼,心臟感覺漏了幾拍。

他沒有想過她會真的喊他的名字。

僅僅只是普通的三個字被她唸出來,他竟意外覺得好聽。

他倏地詞窮起來,沉默了幾秒,轉移話題似的道:「妳要告訴我名字,說好的。」

「呀、小子,誰跟你說好了?」

她作勢要敲朴智旻的頭,最後只是揉亂他的頭髮,好氣又好笑的回答。

「妳說過的。」

朴智旻用著執著的眼神看她。

她嘆了口氣,正打算開口的時候,嚴厲的男聲從遠方傳來。

「你們在幹什麼!」

「a xi……!訓導主任、我也太衰了吧……!」

她翻翻白眼,跳下圍牆,然後將胸前的名牌解下,塞到朴智旻手裡。

「呀、快跑,被抓到你會被訓的。」

催促著朴智旻趕快回去教室,她奔跑著離開。

而朴智旻只能呆滯的坐在圍牆上,手裡握著被汗液弄得有些溼答答的名牌。

「同學你在這裡幹嘛呢?快回去教室!」

「還有,剛剛那個女孩子,你最好離遠一些,能離多遠就是多遠。」

訓導主任催促朴智旻趕緊回去教室一邊說著要離不良份子遠點云云的話語。

她才不是那種人!

其實朴智旻很想這樣朝訓導主任大喊來著,但他本身也不太了解她的個性、甚至連她的班級、名字都不知道……哦、對,說到名字。

朴智旻攤開掌心,視線映入了幾個白底黑字。

田宥恩。

TBC.

【文藝三十題】雞糖,糖=閔玧智

大過年的,看完RUN BTS我整個人都不好了,腦袋裡滿滿都是玧智,FB也被滿滿的玧智攻佔了。
暈,大發,心空ㅠㅠㅠㅠㅠ世最美的我們玧智(拇指
怎麼可以漂亮成那個樣子呢ㅠㅠㅠㅠㅠ
雞糖裡的糖指的是閔玧智、閔玧智、閔玧智!(很重要所以講三遍ㅋㅋㅋㅋ
因為是偽現,所以我設定成了閔玧其比玧智大一歲,但是生日一模一樣
慎入。

【文藝三十題】

01. 前後桌

    朴智旻的前桌是一個有著白皙肌膚,身材纖瘦,留著一頭梨花頭和齊眉瀏海的女孩子。

    她不像其他女孩子一樣在開學第一天便開始認識班上同學,這裡打打招呼那裡自我介紹,而是安安靜靜地待在自己的座位上,半天過去了她不說話也不笑───就在朴智旻以為她是不是什麼殘疾人士的時候,班導師要每個人都上台做自我介紹,朴智旻才第一次聽見了她的聲音。

  「簡單做一個自我介紹吧,說說生日、星座、血型跟興趣之類的都可以。」

    她淡淡瞟了班導師一眼,開口,聲音和朴智旻想像中的相去不遠。

  「我叫閔玧智,剩下的不想說。」

    她簡短的自我介紹讓原本有些吵雜的教室瞬間安靜了下來;就連一根針掉下去或許也是聽得見的,朴智旻不禁這麼想。

  「……就這樣?」

    她不發一語地點點頭,然後走下台去,過了幾秒之後便是班導師出面打圓場,讓氣氛顯得不這麼尷尬。

  「大家鼓掌吧,玧智也許有點害羞,所以話才會這麼少。」

    班導師說完這句話後台下才響起了稀稀落落的掌聲,朴智旻聽見有些同學竊竊私語著閔玧智的壞話;“感覺超難相處”、“會不會是個怪人啊”……諸如此類的話語。

  「下一個是智旻,上來吧。」

  「我叫朴智旻,生日是十月十三日,星座是天秤座,血型是A型,興趣是跳舞,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語畢,朴智旻鞠了個躬,台下響起的掌聲倒是比方才閔玧智自我介紹時的掌聲還要大的多了。

  「會跳舞的男孩子超帥!」

  「哎,會打籃球的才帥吧!」

    最後一排有兩個女孩子似乎早就認識了,對著朴智旻品頭論足,聲音還特別大聲,朴智旻揚揚嘴角,對她們露出一個微笑───特別不真誠的微笑。

    將一切收進眼底的閔玧智冷冷哼了一聲,像是在嗤笑著朴智旻的舉動;朴智旻瞟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只是抿緊了嘴角。

    雖然很不想這麼說。

    但是他的前桌,是一個怪人。

02. 走廊拐角

    開學一個禮拜,班上原本對於閔玧智有些排斥的態度也漸漸消散,或許是因為覺得她其實不是那麼難相處的人吧───就算真的不是好了,朴智旻還是對於她那天的哼聲感到不滿。

    但是,朴智旻也並沒有因為這樣而對閔玧智的臉色不好,就是有點小疙瘩而已。

  「玧智啊!閔玧智!」

    朴智旻認得那個聲音,聲音的主人是高三的學長,名叫金碩珍,幾乎可以說是校草一般的存在。

  「碩珍哥?」

    走在前頭的閔玧智露出錯愕的表情但是卻是笑著的,那個表情裡面混合著一點驚喜───朴智旻第一次看見她這個表情。

    在班上,雖然閔玧智會笑,但是也不是什麼特別誇張的大笑,就是笑得開心的時候會露出粉紅色的牙齦、看起來小了好幾歲,甚至特別可愛。

    金碩珍一把搭住她的肩膀,閔玧智本來就沒有多高,在金碩珍旁邊顯得更小隻了,她的頭頂大概就到金碩珍腋下的位置。

  「妳有看見玧其嗎?我本來想找他一起吃午餐的……但是去他班上找不到人,於是我就只好來找妳啦。」

  「哥你這句話,讓我覺得我很像備胎。」

    朴智旻看見金碩珍的笑容僵硬了那麼一瞬間,似乎是感到心虛,他隨即像是想轉移目標似的拍了拍閔玧智單薄的肩膀,笑著道:「妳應該開始想中午要吃什麼了,玧智啊。」

    閔玧智睜著那雙眼尾下垂的眼睛,抬頭看著金碩珍,語氣似乎帶著一點強迫,「你請客嗎。」

    金碩珍露出累感不愛的表情,眼睛瞬間成了死魚眼,他伸手掐掐閔玧智的臉頰,被閔玧智一臉嫌棄的拍掉了他也不惱,只是用著哀怨的聲音朝她道:「我再請下去我就吃土了好嗎,妳也不想妳這一個禮拜有哪一次的飯錢不是我出的。」

  「嘖。」

…… ……

    一個不留神,朴智旻在走廊轉角撞到了另一個人的肩膀,朴智旻說了一句抱歉後抬起頭───那個人長得很像閔玧智,簡直就是穿著男制服的閔玧智翻版,就是身高比閔玧智再高了一些而已。

  「沒事。」

    那個人面無表情的擺了擺手,接著就快步朝著方才閔玧智和金碩珍走過的方向走去。

    在那個人經過身邊的時候,朴智旻清楚聽見了那個人口中喃喃唸著的話。

  「玧智那丫頭,真是……」

    閔玧智?

    全校大概也就只有這一個名字了。

    不過他長得跟閔玧智這麼像,估計不會是男朋友了……會是親哥哥嗎?嗯,應該是親哥哥吧。

    他方才聽見金碩珍嚷著另一個人名……

    那個人名好像是───

    閔玧其。

TBC.

微博私信的一个问题:回复到底有多重要?

蟹肘子:

记忆犹新的是,写完第一篇文以后惴惴不安等回复的心情,看到没有回复的文垂头丧气的心情。看见每一篇几小时写出来的傻白甜被人喜欢非常开心,但花十几天思考的东西还是没人看的时候每天都在想为什么。
我不会写流产,不会写三角,不会开车,抱着“像我这样的作者不适合存活”的想法半推半就地停笔了。
我不是有多想要长评,哪怕是点赞,一句话,一个字,让我知道有人在看都好。看到点击量和回复的比例悬殊的时候,我无法厚着脸皮从别人身上找原因,一切问题都是因为我水平不够高。
一发完的砂糖文人气那么高,但还是有人想要写正剧;全世界都在写虐盾流产三角,但还是有人想要重申正义高于爱情;明明写上ooc预警就可以大崩特崩,但还是有人为了一点细节谴责自己一千遍;只要扣上我圈地自萌别人都是傻逼的帽子就可以随便胡来,但还是有人认认真真和评论讨论这个地方角色到底会不会这么做。
也许有时候读者就是没法明白严肃地对待同人是一个多么犹犹豫豫的过程,抱着“有那么多人喜欢她不差我一个”的想法看完就走太省事了。事实上,可以不靠任何人就自己写完的作者太少了,假如有,我想他完全没有公开作品的必要。
再多的热情,如果只是一个人烧,也很快就会烧完。从满腔热情到灰心丧气是一个非常煎熬的过程,任何愿意忠于原著、愿意承认自己需要进步的作者都不应该承受这样的煎熬。
我真的、真的希望大家有空的时候都能给喜欢的作者回复。不加油的车再好也跑不远。


附底下我对于“取悦自己”的一段回复。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确实很有价值。


能做到完完全全不在乎这些是我觉得非常了不得,而且短期内也达不到的一种心态。同人对于我来说更类似于在黑夜里点火,照亮自己的同时也希望能有更多人循光而来。我投入很多精力,摆出很诚恳的态度,就是希望能有人来表示共鸣,甚至争论、批评。我希望能见到不一样的意见,不希望我的想法因为缺少沟通而偏激狭隘。我更希望见到大家认真的态度——和我一样认真。

【黑幫警匪30題】只有朴智旻 02、06題。


2、新的繼承人(有血緣的、收養的、順位的、流落在外的……)

    單薄、稍嫌纖瘦的,屬於女孩子的背影映入眼簾,讓早已拿起上膛手槍對準女孩子後背的朴智旻動作一頓,食指抵在板機上始終沒有扣下。

    女孩子的一頭長髮染成了時下流行的青木亞麻灰色,燙成了大捲的樣式,她的頭髮在夕陽餘暉下成了更淺一層的色彩;女孩子的皮膚很白,彷彿一照光就會消失的膚色讓朴智旻想起了膚色同樣白皙的閔玧其。

    閔玧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後,他按住朴智旻的手臂,搖搖頭,示意朴智旻將舉起的手槍放下。

    「久仰大名。」

    朴智旻看著閔玧其走近女孩子,朝女孩子半彎下身,執起女孩子的手在手背就是一吻。

    「這裡才是,久仰閔玧其先生的大名呢。」

    她微笑著和閔玧其寒暄了幾句話後轉過頭,一雙形狀漂亮的眼睛看向朴智旻;朴智旻覺得女孩子的眸子瞬間亮了起來,他突然打了個寒顫,看向站在女孩子身後依舊對著自己搖頭的閔玧其,抿起嘴。

    她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朴智旻沉下來的臉色,扯著閔玧其的袖子抬頭朝他問:「那個槍法最準的孩子?智旻?」

    「是。」

    閔玧其微笑著回答,不著痕跡地將她的手從自己的袖子上拿開。

    女孩子緩步走近他,抬起頭朝他笑,從嘴裡說出的話語卻讓朴智旻臉上的表情更加僵硬。

    「我要他。」

    「玧其啊,我要他。」

6、巷子盡頭的多人圍毆、輪姦一人

    她是個冷血動物。

    朴智旻不只一次自語。

    朱色的指甲油更襯出肌膚的白皙細膩,她用纖細的手指拿起槍,將子彈盡數取出後把槍枝解體扔在水泥地上,槍發出了沉重的悶響,伴隨著女孩子的低泣和痛苦的呻吟;女孩子那幅淒慘的模樣讓朴智旻不忍心再看下去,於是他別過了頭,轉而看向她。

    她漂亮的臉孔透出一股似笑非笑的情緒,嘴角上揚的弧度接近嘲弄,眼眸彎成了月牙的形狀,裡頭的情緒卻是能令人心臟凍結的寒冷。

    她站起身,腳踩著至少五公分的高跟鞋,她環視了周圍一圈,最後將眼神定格在圍在女孩子身旁的彪形大漢上。

    她的聲音不輕不重,帶著一股無形的壓迫,她揪住其中一人的衣領,啟唇:「怎麼不繼續了?嗯?」

    幾個彪形大漢面面相覷,再看看倒在地上顯然已經失去意識的女孩子,面有難色的開口:「我們……」

    「停手吧,她都暈過去了……」

    「你……」

    她瞇起了那雙顏色略淺、近似茶色的眼眸,聲音染上些許不悅,讓朴智旻往後退了半步,似乎察覺到朴智旻的恐懼,她咋了咋舌然後收回手,乾脆俐落地轉身,留給朴智旻一個略帶孤寂的背影。

    她應該是沒有感情的。

    朴智旻抿了抿唇,斂下眼睫毛,低聲朝那幾個彪形大漢說了幾句話後追上那道還未走遠的纖瘦身影。

TBC.

距離。閔玧其

*內文的新聞都是自掰的,請不要信以為真。

我很清楚我們的距離只到這裡───

謝謝你,給了我最美好的,花樣年華。

    年少時的他,因為工作染了各種奇奇怪怪的髮色;青瓷綠色、霧玫瑰色、暗灰色、檸檬綢色,還有略顯普通的赭色、栗色和黑色。

    很多很多團體都走不過七年,大多再快到七年之時就解散了,或許那便是所謂的“七年之癢”。

    但是當妳在花樣年華時瘋狂過的那個團體真正面臨所謂“解散”,妳還是倍感不捨───也許是在感嘆時間流逝的過於快速吧。

  【BTS 防彈少年團宣告解散!JIN、TeaHyung不續約,其餘五名成員將留在Bighit!】

  【JIN、TaeHyung簽約CJ E&M成為演員】

  【SUGA、Rap Monster、J Hope將轉為幕後製作人】

  【Jungkook、Jimin將發行Solo專輯】

    時間過得飛快,短短七年轉眼便過去了;當初,因為他們受傷感到心疼而哭泣、因為抽中簽售的名額而開懷大笑、因為搶不到演唱會的票卷而落淚───現在都已經成為了回憶。

    但,那是在妳的花樣年華中,最鮮明的記憶。

    也許那些記憶,會漸漸隨著時間流逝而淡忘───但是,總是會因為想起那些事而微笑起來。

    妳這麼想,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在陽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細細光彩。

    要說有什麼瘋狂迷戀過的人,那大概便是那個刀子嘴豆腐心、總是裝作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實際上卻比誰都還在意、會盯著獎盃看很久很久,久到令人有些難過的───那個男人了吧。

    “恭喜。”

    他抬眼看妳,歪歪頭,似乎是不清楚妳話語裡的含義;他頭上戴著的貓耳一晃一晃的,很是可愛。

    “Agust D───那個時候我的IG都被灌爆了,滿滿的都是你比中指的鏡頭。”

    妳朝他眨眨眼,特意用著方言對他這麼說,他不好意思的露齒一笑,連眼睛都稍微瞇了起來,他的語氣顯得有些含糊:“……強勢一點嘛。”

    “那也太過頭了。”

    他彷彿是想轉移話題似的,開口詢問: “好久沒看到妳,最近怎麼了?”

    “生病了,前陣子在調養身體來著。”

    妳雲淡風輕的回答,得到他皺起眉頭,略帶不滿的表情和語句。

    “要好好照顧自己,我不是說了很多次嗎?”

    妳嗯了一聲,壓下想要對他質問近況的衝動。

    那種問題對於他跟妳來說都不適當。

    妳垂下眼睫毛,淡淡地回了一句:“你也是一樣。”

    似乎是察覺到妳的情緒,他伸手拍拍妳的髮頂,朝妳微笑,“見到我就應該開心一點,不是嗎?”

    妳嗯了一聲表示知道,接著像是想逃避這個話題似的,伸長了手碰上他的頭髮;他沒有閃躲,反而將身子微微向前傾,讓妳可以碰到他的髮梢。

    閔玧其的頭髮很細、也很好摸,許是因為保養得宜,他的頭髮並沒有因為過多的染色而變得粗糙。

    “果然我們玧其還是黑髮最好看,不過,不管怎樣都是帥的啦。”

    他因為妳的誇讚而露出了略帶點害羞的笑容,“我覺得還是我原本的髮色好看。”

    妳瞬間想起了那個在網路上流傳的,只有短短幾秒鐘的視頻;還未出道時的閔玧其染了一頭淺咖啡的髮色,模樣倒是和現在沒什麼差別,就是顯得青澀了些。

    “那還沒出道的時候你染什麼髮。”

    “年少不懂事,別說了。”

  【前防彈少年團成員SUGA將於6月中與圈外女友結婚!】

    看到這個網路新聞,妳的動作一頓,看著那個新聞許久都反應不過來。

閔玧其向來不是說謊的人,就算是會,面對那麼重大的事情,他應該也不會說謊───何況他現在已經不是演藝人員了,又有什麼說謊的必要呢。

團體解散之後,那個他們七個人共用的推特帳號早已停用,現在還在使用公開帳號的就只剩下那四個還在演藝圈的人。

最後一次的簽售,閔玧其將他的私人帳號用小紙條的方式放在專輯裡,遞給了妳。

“以後,如果妳想聯絡我,我的聯絡方式就在裡面,雖然只有推特就是了。”

他朝妳眨眨眼,嘴角揚起的弧度看起來格外輕鬆;看著他的笑,妳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有點想哭。

“───以後,你也會走在花路上,對吧?”

他笑彎了眼睛,站起身來給妳一個擁抱;妳的頭剛好靠在他的肩上,他低語似的在妳耳邊承諾:“會的,我答應妳。”

妳登入了很久沒有使用的推特帳號,最後一次的更新日期顯示在他們解散的最後一天───

算一算,也快兩年了啊。

閔玧其的私人帳號就算是知道了妳也幾乎沒有跟他對話過,妳點下跟他對話的那個按鈕。

【玧其啊,祝福你。】

【謝謝。】

【妳也要幸福啊。】

FIN.

【泰亨】House Of Card 04

愛情只要得到就能擁有

時間只會走動就會流逝

人只要呼吸就是活著

其實並不是──── Tomorrow Tablo Ft.Taeyang

「鑰匙?」

負責管理鑰匙的老師疑惑的撇了金泰亨一眼,探問的視線掃在他身上,讓他手心微微出汗。

「啊就是……我本來想進去練習的、但是練習室好像被人鎖起來了,然後我又剛好找不到那個人……所以只好跟老師借備用鑰匙了。」

老師揚起眉,說了聲是嗎,就從牆上拿下鑰匙,遞給金泰亨。

「我們泰亨還真努力啊。」

老師笑彎眼、一臉欣慰又信任的表情讓金泰亨更心虛了,他低下頭躲避老師的視線,鞠躬朝老師說謝謝後就走了出去。

現在什麼時候了,幾點幾分,她待了多久。

金世景從口袋裡拿出關機的手機,開了機之後,她瞇眼,看著螢幕顯示的時間,然後將手機螢幕關閉。

十點四十一分。

她待了兩個小時。

金泰亨應該已經走了,就算還沒走,也該在練習室練習。

可能要等到有人來她才能出去吧。

金世景發出嘆息,用手臂擋住刺眼的燈光。

金泰亨和她是兩個世界的人,她做練習生,就算不能出道也不會少塊肉,但是金泰亨不一樣,能出道做偶像是他的夢想,他甚至能說是賭上性命去做這一件事。

那麼。

她是不是應該────

「世景、世景啊────」

金泰亨在打開門的那一瞬就衝進練習室裡,一把拉起她將她緊緊擁在懷裡。

「妳快害我擔心死了。」

她的鼻子猛地撞上他的肩膀,很痛,但她只是緩緩閉上了眼,手環上他的後腰。

或許是她第一次如此主動親昵的接近他,讓他頓時僵直了身體。

半晌過後,金泰亨才聽見她的聲音低沉又緩慢地在練習室響起,像是音樂裡頭的重音。

「對不起。」

「讓你擔心了,泰亨啊。」

「為什麼不接電話?」

金泰亨的口氣帶著不滿,他將手機舉到金世景面前,她的手機號碼幾乎要佔滿了整個螢幕空間。

「地下室收訊不好,而且我關了機。」

金世景微微擰眉,看了看手機螢幕的收訊格。

到了一樓也才一格半而已。

螢幕亮了起來,Kakao的提示音伴隨著震動顯示在螢幕上。看來金泰亨這個手機成癮症患者在找不到她的時候邊傳訊息邊打電話給她。

9:20 【等一下我們一起走 我想順便去一趟便利商店】

9:26 【世景啊?世景景景ㅇㅁㅇ】

9:30 【為什麼不回覆我啊ㅠㅠㅠㅠㅠ】

9:32  【妳不回我我就先走了哼ヽ(`Д´)ノ】

10:53 【你好吵。】

「呀、什麼叫做“你好吵”啊?」

金泰亨看了看kako上面顯示的文字,接著抬手作勢要敲她的頭,最後還是狠不下心,作為報復,他揉亂了她的髮。

金世景撇了金泰亨一眼,把被他弄亂的頭髮稍作整理,口氣沒有任何起伏的回答:「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妳這丫頭。」

他這麼說,金世景抬頭,正好對上他的眼。

金泰亨的眼睛亮亮的,彷彿有光在裡頭閃爍,他口氣無奈帶笑,並沒有什麼責備她的味道。

「越來越沒大沒小了啊,太久沒要妳叫哥哥妳還真忘記我是哥哥了。」

她稍稍別過頭,迴避他的眼神。

「才差一天而已。」

──────────────────

“如果你真的不信我────”

朋友瞇眼,那是金泰亨第一次看見朋友如此嚴肅的表情,讓他也跟著正經了起來。

“那麼放學後留下來。”

“李秀靜,她真的不如你所想的那麼好。”

金泰亨聽到這句話的當下其實心情也不怎麼好,為了不想和朋友吵架,他並沒有為青梅竹馬的她辯駁什麼。

“秀靜啊,妳還要耍她玩到什麼時候?”

金泰亨認出那是李秀靜那一個群體裡面其中一個人的聲音。

“什麼叫到什麼時候────?”

李秀靜的聲音不慍不火的響起,她慢條斯理地回答:“到她不再接近泰亨為止。”

和她有什麼關係啊。

金泰亨撇了撇嘴。

他不過就見她一面……

“哈哈哈。”

“我早就看她不爽了,成天裝做一需要男人保護的樣子真是噁心。”

“就是!我看班上的男人大概都被她那副柔弱的樣子給騙了!”

金泰亨拿起書包大步往樓梯的方向走。

他就是光聽她們的聲音也能想像得到她們的表情。

“一時手滑,抱歉。”

水澆了金世景一身,她身上的制服全部濕透,她怔在那裡,直到李秀靜的聲音響起才回過神。

“沒關係,回家就可以弄乾了。”

她揚了揚嘴角,接受李秀靜的道歉,將外套拉鍊拉起直至脖頸處。

不知道是誰稍微伸出了腳,金世景一時不察,整個人就這麼往前傾;金泰亨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一把拉住金世景的手臂,幫助她站穩後,他轉過身,用著低沉的嗓音喊了李秀靜的名字。

“秀靜。”

李秀靜傻在原地;她不知道為什麼金泰亨會突然出現在這,她明明確定過他已經走了……

她看見金泰亨冷漠的眼神,出聲想為自己辯解。

“那不是……”

金泰亨顯然不想聽她的解釋,他拉過金世景的手腕,將她扯到自己身旁,他撇了眼金世景還在滴水的裙子,然後開口。

“我討厭有心機的女人。”

TBC.

【溫暖三十題】09、15、18、19 只有閔玧其

09. 永不忘的手機號碼

「妳還好嗎?」

一個踉蹌,在妳險些跌倒之際,一位男性前輩扶住妳的肩膀,妳因為胃部傳來的疼痛而使不上力,只能靠在前輩的肩膀。

「前輩……幫我打電話給他好嗎……」

妳顫著手指從口袋掏出手機,放在前輩另一隻空著的手上。

「手機號碼是010……」

「玧其……」

妳半睜著眼,轉頭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閔玧其,吶吶地喚了他的名字;閔玧其見到妳醒來後按下床頭的緊急鈴,雙手環胸,冷著一張臉不發一語。

妳用沒有打點滴的右手扯了扯閔玧其的衣角,再一次喚了他的名字,他才稍微緩和下了臉色;他按下床邊設置的按鈕把病床稍微弄高一些後,朝妳這麼說:「妳也真行。」

閔玧其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到底是怎麼搞的可以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妳不是跟我說我不在的時候妳會好好吃飯好好作息嗎?現在又是怎樣?」

他接到那個自稱前輩的男人打的電話還半信半疑,再三確認過那是她的手機號碼後他才跟對方進一步談話───────當他聽到眼前這個人因為沒有好好作息也沒有好好照三餐吃飯而導致胃發炎的消息時都快瘋了!偏偏又是錄影的休息時間沒辦法馬上去醫院探視,只好拜託那個前輩先照顧一下她、好在那個前輩還蠻好說話就這麼答應了。

「……稍微沒注意到就……那樣了。」

妳嚅囁著回答,在閔玧其越發冰冷的視線下漸漸放棄了辯解;閔玧其瞇了瞇眼,伸出手指戳了戳妳的額頭。

「是誰之前信誓旦旦的跟我說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我。」

妳心虛地別過頭,卻被閔玧其用手指嵌住下巴強制轉了回來,閔玧其盯著妳的眼,又問了一句:「是誰之前打電話跟我說“就算我不在也不會在公司留到凌晨”的?」

「……我。」

在閔玧其還未繼續細數妳的“罪狀”的時候,妳飛快的說了一句“哎、知道了以後會照顧好自己嘛”成功讓閔玧其止住了話。

面對妳發誓似的話語,閔玧其冷哼了一聲,大有不相信的味道,但也沒有反駁什麼。

15. 哭泣時覆上眼的手

在那雙AJ映入視線時,妳迅速低下了頭,確保閔玧其不會看見妳的眼淚。

閔玧其看見妳的模樣也只是沉默不語,他坐在妳旁邊,然後將外套罩上妳的肩膀,接著把妳整個人抱在懷裡。

「你要幹嘛……」

閔玧其突然將手摀上妳的眼,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妳掙動了幾下,發現還是敵不過閔玧其的力氣後放棄了掙扎;閔玧其低聲道了一句話,讓妳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再度落下。

「我不會看見。」

18. 我回來了

今天閔玧其會住宿舍,因為明天要出國。

聽著Agust D一邊為閔玧其感到驕傲的同時,妳想起前幾天和他傳Katalk時他傳的訊息。

嘛、……說不會寂寞是騙人的。

妳拉緊了公車吊環,將手機從口袋裡拿出來把Agust D換成Never Mind後開啟Katalk,傳給閔玧其一句“睡了嗎?”後才放回口袋。

上次見到閔玧其是什麼時候?

妳看著窗外流動的景色思索著。

一個禮拜、兩個禮拜還是一個月?

在按下下車鈴往車門方向走去的同時,妳斂下眼睫毛,抿起嘴。

忘記了。

等待電梯升到所住的公寓樓層時,妳摘下耳機,將耳機收到了外套口袋裡。

踏出電梯,妳走到家門前拿出鑰匙要開門,卻在將鑰匙插進鑰匙孔並轉動鑰匙的同時感到一絲怪異。

鑰匙轉不下去。

那表示門沒有上鎖。

更進一步表示閔玧其可能在家。

當然也有極大的可能性是妳出門的時候忘記鎖門了。

妳帶著一點緊張的情緒開了門,一雙紅色的Converse higt擺在玄關,看尺碼是閔玧其的。

閔玧其背著妳坐在沙發上拿著遙控器轉著電視頻道。

他穿黑色背心,一頭灰髮半乾,空氣中傳來閔玧其慣用的香水香味混著剛洗完澡的味道───────

陌生而又熟悉的場景。

妳走到閔玧其身後,在環抱住他的同時感覺到他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一下而後馬上放鬆了下來,他轉過身,抬手揉了揉妳的頭髮。

妳將臉埋進他的肩窩,在開口的同時覺得聲音莫名的有些哽咽。

「不是說不過來了嗎……」

閔玧其嗯了一聲,低聲誘哄著讓妳抬起臉,看見妳的表情後他無奈地搖頭失笑,得到妳一個毫無殺傷力的瞪視。

「明天不是要出國?你會來不及喔。」

閔玧其聽見妳的話語露出了“沒辦法”的表情,他拉過妳的手讓妳坐在他大腿上,抱住妳的腰的同時吻上妳的頸側,聲音聽起來模糊,帶著無可奈何的味道。

「那就只好早起啦。」

他接著說。

「誰讓我想見妳呢。」

「喔對了。」

妳突然想起還有件事沒做於是動了動身子,閔玧其挑起眉,沒有鬆開抱住妳的腰的手。

「什麼事?」

妳轉頭湊近閔玧其,對上他的眼睛,笑著道:「我回來了。」

「嗯,歡迎回來。」

19. 偶爾蹦出的粗口

「前輩要因為他所以把企劃整個放掉?因為他一個人,我們努力一年的企劃就要整個放棄……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閔玧其朝妳遞去一個探問的眼神,妳揮揮手示意沒事,將音量降低了一點。

「我真的不能認同前輩的做法!因為一個人就要把整個組累積一年的心血全部放棄喔?前輩不會不甘心嗎?」

「什麼叫不甘心也沒辦法?我當初認識的前輩……」

話還沒說完,手機便傳來被掛斷的聲音,讓妳一時氣急將手機丟到沙發上,妳煩躁的弄亂了頭髮,吐出平常並不怎麼說的粗口。

「幹!」

一旁的閔玧其只是默默站起身,開了冰箱門,拿了一瓶清酒出來,他開了蓋,放到妳面前。

妳抬頭看著他,將眉皺的死緊,沒有拿起面前那瓶開蓋的清酒;閔玧其見狀伸出手掌拍了拍妳的頭,得到妳可以殺人的眼神後聳了聳肩,接著他彎下腰,攬過妳的肩膀,在妳耳旁低語:「喝了好好睡一覺吧。」

「……我明天還要上班。」

「我幫妳請假。」

TBC.

簽售 。閔玧其

*純粹腦洞 勿上升真人
*比起瀏覽數更喜歡愛心 比起愛心更喜歡留言ㅠㅠㅠ
*我真的不高冷

「哥哥。」

他抬頭看妳,白皙的皮膚在燈光下彷彿透明,薄荷綠的頭髮倒是一如往常的醒眼。

妳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抽到了簽售會的名額是高興的事,但是為什麼────

啪噠。

妳看見水弄濕了專輯的寫真。

看見他錯愕的眼神妳才知道自己哭了。

他好像也慌了,或許是第一次看見在簽售會上哭泣的女孩子吧。

妳淚眼朦朧的看向他,看見他睜大那一雙下垂眼,朝身旁的成員們低聲問了有沒有衛生紙,成員們搖頭,最後是在一旁待命的工作人員拿了衛生紙給他。

妳抽泣著接過衛生紙,在他無奈溫和的視線下擦著眼淚。

「哥哥……」

妳喊他,看見他勾起嘴角對妳微笑。

「嗯,怎麼了?」

一直、一直都很想────

「終於見到你了。」

妳擦去眼淚後朝他笑、雖然妳也知道自己現在這副狼狽的模樣笑起來並不會多好看、但是,可能只有這麼一次的機會,總不能哭著渡過。

「開心嗎?」

他低下頭專心看著便條紙上頭的問題,用麥克筆寫下回答後反問。

「我沒辦法用言語形容……」

他揚起嘴角笑了笑。

「是嗎?」

─────────────────────

“我現在有點迷惘、不知道會考上什麼大學,雖然有夢想但是好像不會實現……哥哥可以給我一句話嗎?”

妳翻開起妳寫在專輯最前面空白頁的便條紙,赫然發現閔玧其在那下邊寫了字句。

寫在那裡妳以為他不會發現於是也並沒有多提起妳寫了那些話的事────沒想到他發現了、而且還回應了妳。

“妳想做什麼便去做吧,我不會說那是妳的人生、要自己去掌握那些的話。

但是,失敗了、跌倒了也沒關係,再站起來就好,當妳回過頭,妳就會發現至少妳曾經做過,並不是就那麼擱置在那兒。

反正就是、像我們的歌一樣。Run Run Run 。”

妳瞥見他潦草的字,眼淚又再一次潰堤。

울지마。

FIN.